当前位置:主页 > 奥秘期刊 >萧徐行观点》政不通 经无路 香港发展陷入黑暗深渊国际 >

萧徐行观点》政不通 经无路 香港发展陷入黑暗深渊国际

   香港反送中抗争越演越烈,如今港人的抗议不仅仅是在政治上的反对,而是开始有仇中、恨中的强烈意识。   图 : 翻摄自香港大学学生会学苑即时新闻脸书

一个修例事件蔓延成为数十万港民的反送中运动,并让香港由每周一动乱升级成每日一纠纷的政治动荡状态,这是香港人的悲哀。东方之珠会沉沦的主要原因就在政不通(无普选),经无路(贫富差距悬殊),这两项不仅让香港人成为有魂无体的稻草人,更让香港成为无未来的飘摇城市。 

历史的宿命

香港人的悲情是历史的宿命,地理的限制所成。在历史上,香港就是殖民地,即使在港英时期,香港人在人权与政治地位上也没有得到英国人的充分尊重与重视,香港人也不能直接选举立法会议员以及香港的政治首脑;当过渡到一国两制时代,即使普选被视为港人以及基本法所明文规定的目标,20年来选举制度却无多大的改变。

在地理环境上,香港不具有独立性,亦即香港只是整个中国大陆陆地边缘的港湾,或可视为珠江口外的出海口岛群而已。由于水、电、家用燃料及各种物资多需靠中国大陆的支援,香港本身没有百分之百独立存在的地理条件,再加上香港与中国内地之间「无险可守」,这也让追求港独与香港自主性显得机率不高。

历史宿命与地理限制,这使得香港在近年来陷入政不通、经无路的状态,尤其是年轻人觉得香港是个绝望之都,越做越没有明天,这也是为什幺这些年来的香港抗争运动都是年轻人为主的原因。 

政经不协调

港英时代,香港人虽然在政治上没有地位,贫富差距也是很大,但是二战之后全球经济的大爆发,加上冷战时代,香港成为西方世界与共产世界接触与沟通窗口,藉此机会香港一跃为亚洲四小龙之首,并成为世界主要的金融经济中心,香港在亚洲地区居上位的经济实力,再加上共产主义时时都在的威胁,这使得政治上即使港人没有甚幺好处,但是经济上的处处生机,多少转移了政治上真空的惆怅与不满。

主权转移后,基本法对于普选的明文规定,让香港人心生不满,多年来要求普选的呼声从未停过;但是中共始终对于港人要求普选的诉求游移不定,没有任何实质进展。结果香港特区政府与立法局议员结构所反映的只是中国政府要求社会维稳的统治诉求,完全反映不出来港人的真正民心走向,更糟的是,政治地位无所增进也就算了,连一国两制所允诺的自由与人权也在中国政府公权力的步步进逼下渐渐失守。

港人在政治上的不耐,正对应同一时期台湾开始全面开放中央民意代表普选和总统直选,这种政治上的不满如果在经济上得到弥补还能稍有舒缓,偏偏香港的经济也在这时开始朝向资本主义最恶的方向发展,贫富差距逐步扩大,让年轻人觉得生活在香港不是幸福,而是受罪。

像天文数字的房价更是香港人的梦靥。在台湾年轻人还说要花数十年才能买房是痛苦的;但在香港,很多年轻人可能终其一生也买不起一间房子,即使排等政府的公屋配给,也可能要数十年的时间才可得,这样的压力要年轻人怎幺谈恋爱结婚或是生儿育女?

一生无望论或是终生鲁蛇的心态造就了这次反送中运动爆发的旺盛火力,尤其香港高涨的房价有很多是大陆人来炒作的结果。 

香港何去何从?

由于港府处置失当,让抗争行动越演越烈,如今港人的抗议不仅仅是在政治上的反对,而是开始有仇中、恨中的强烈意识。现在恐怕林郑下台、撤回修例都无法平息港人之怒,中共惟有重启普选时间表,让港人真正得到政治上的发生机会,才是解除香港政治动乱的正道。

相关文章